资 讯

    本馆要闻
    最新公告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本馆要闻

【策展人邀您品“海”展】 ⑦生活风尚

      为了给广大观众提供便捷深入的导览服务,江西省博物馆官方微信公众号推出系列栏目“策展人邀您品‘海’展”,我馆策展人将邀您一起看展览,为您提供权威观展攻略,全线解读展览内容。
     

今日推出第七期: ⑦ 生活风尚

金铜玉漆木  炫曜汉气度

雁鱼灯盏  鎏金博山 四隅置镇

五夜漏声催晓箭  金炉香烬漏声残

漏断人初静 谁见幽人独往来

玉具琳琅   漆器绚丽

最早孔子形象  尊孔崇儒风尚

器以载道  事死如生

侯爷生活 奢华典雅

谁知衣镜里 形影自相怜

      南昌西汉海昏侯刘贺墓出土了金器、青铜器、铁器、玉器、漆木器、纺织品、陶瓷器、竹简、木牍等珍贵文物1万余件(套),其中造型各异的灯具、炉具、席镇等陈设器,形态多样的铜镜、漆奁等梳妆用具,高贵典雅的玉佩饰,特别是种类繁多、纹饰精美的漆木器等,不仅工艺精湛,更充满审美情趣,不仅印证了汉代厚葬之风,也为我们认识那个时代的生活风尚提供了重要依据。

各式灯具    造型精美

      汉代灯具种类丰富、造型多样、设计精巧。刘贺墓中出土了多种类型的青铜灯具,有豆形灯、多枝灯、釭灯、行灯等。有的灯具上还有很清晰的铭文,如“南昌”铭青铜豆形灯, “昌邑籍田”铭青铜豆形灯等,为我们进行相关研究提供了实物资料。这些造型精美的灯具,实现了实用功能与艺术审美的统一,承托着古人的技能,负载了古人的思想和精神。

青铜连枝灯

青铜豆形灯

青铜釭灯

青铜行灯

雁鱼青铜釭灯

      刘贺墓中的这一对雁鱼灯是目前所见唯一成对出土的雁鱼灯。它们造型雍容华贵,设计精巧,以大雁的脖颈为导烟管,将燃烧油脂产生的烟气导溶于雁腹部的水中,以保持室内的清洁。两片弧形灯罩可以自由转动,调节灯光的亮度及方向。

雁鱼青铜釭灯

“南昌”铭青铜豆形灯

      江西南昌的建城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将军灌婴筑城。刘贺墓中一件残破的“南昌”铭豆形灯是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有关“南昌”的实物资料。

“南昌”铭青铜豆形灯

香出博山   仙气缭绕


      在我国,室内熏香的习俗最迟于战国时就已出现,燃香之器名熏炉或香炉。熏炉为燃香之器,有熏香、洁室、净衣之功用。汉代熏炉在汉武帝之前以豆形熏炉为主,西汉中期博山炉开始流行,并成为两汉时期熏炉中的主流,在全国各地推广。

      在刘贺墓主椁室和西回廊娱乐用具库中,出土了多件不同形制的青铜博山炉。这些博山炉造型典雅别致,工艺精湛,不仅反映出当时铜器制造工艺水平,凝聚着当时崇尚神仙方术的社会文化思想,也折射出海昏侯刘贺显赫的身份和地位。

青铜博山炉

青铜博山炉

博山炉是汉代最具代表性的熏炉。

席地而坐   四隅置镇

      镇的出现和使用与先秦两汉时期古人的生活方式密切相关。床、榻、枰是汉代主要用于坐、卧的家具,床、榻等家具及室内地面就坐之处皆铺席。为了避免起身落坐时折卷席角,还要在四角置镇。西汉是镇使用及制作的鼎盛时期,从其形状来看,主要有人形镇、动物形镇和博山形镇,其中以动物形镇的种类和加工手法最为丰富,运用了鎏金、错金银、镶贝等形象。常见的动物造型有虎、狮、豹、龟、鹿、羊等。为了防止牵羁衣物,这些动物多采取蜷屈、蟠伏的姿势,实用和装饰功能巧妙地结合在一起。

席镇使用方式示意图

唐代孙位《高逸图》描绘的虽然是魏晋时期竹林七贤的形象,但把镇的使用情况表现得极为清楚

      刘贺墓出土了以人、鹿、龟、雁等为造型的青铜席镇。这些席镇造型生动活泼,构图紧凑,实用性与艺术性完美结合,精致而实用,堪称一件件精巧的工艺品。鹿是汉代人们比较喜欢用的席镇造型,“鹿”谐音“禄”。刘贺墓出土的鹿形席镇,鹿首昂扬向前,身侧前腿蜷曲,后腿隐于身下,鹿背位置有一凹槽,它的作用应是嵌入席镇的上半部装饰物。

墓中出土的竹席

滴漏计时   漏断人静

      古代没有钟表,人们却已懂得计时。据史书记载,至迟西汉时期已经有了计时器,并且建立了报时制度。刘贺墓东回廊厨具库内出土了一把计时用的铜滴漏,这是迄今为止我国发现的第六把滴漏计时铜滴漏,也是在江西首次发现。

青铜滴漏

      滴漏由漏水壶和漏箭两部分组成,漏箭上有刻度,表明时间。汉代滴漏分昼漏与夜漏,共一百刻(一刻相当于今天的14.4分)。使用时,向漏水壶内蓄水,水从壶孔向外不断滴出,壶内浮箭随水位下降,读出箭上的刻度便知当时的时间。汉代滴漏报时已有制度,夜漏尽,指天明,要鸣鼓报时;昼漏尽,指夜临,要鸣钟报时,这种刻漏而鸣鼓鸣钟的方式,自汉代以后历代循行。

青铜滴漏使用方法示意图

琳琅玉具   剑气纵横

       汉代官吏皆随身佩剑,特殊的仪式或场面更是必不可少,身份高贵者则佩戴玉具剑,即在剑身装饰玉器。一套完整的玉具剑上的玉饰包括玉剑首、玉剑格、玉剑璏和玉剑珌,玉剑首和玉剑格是剑身的装饰,玉剑璏和玉剑珌是剑鞘上的装饰。

玉具剑各部位名称示意图

      刘贺墓中出土了多把青铜剑,以及六十余件形制、大小不一的玉剑饰,在其主棺上方,还发现了三把金丝缠绕的玉具剑。这些玉剑饰有的直接装饰于剑上,有的集中盛放于漆盒中。不少剑饰上浮雕有螭虎造型,其躯体细长,蜿蜒卷曲,遒劲有力,异常生动。刘贺墓出土的玉剑饰数量众多,反映出汉代尚武的社会风气。此外,西回廊武库的铠甲和青铜兵器,主椁室西侧的戟、戈、盾牌等漆木质仪仗用兵器出土,也显示出刘贺本人对武兵的推崇。

展厅照片

山东沂南东汉画像石《舞剑图》

精美漆器    绚丽华美


      汉代漆器在战国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达到了鼎盛。西汉后期开始,漆器制作出现一些新的装饰技术,如填漆、戗金和描金银,使得漆器色泽更加绚丽多彩。两汉时期,从中央到地方都有专门制造漆器的官营生产部门,其中以蜀郡、广汉郡工官规模最大,品质最佳,供皇室上层使用。

漆器出土情况

      刘贺墓出土漆器达2300余件,是汉代集中出土漆器数量较多的一次,既有鼎、壶、杯、盘等饮食器皿,还包括了奁、盒等化妆用具,几、案、屏风等家具。漆器上常有朱书题记,特别是带有器物制造者名字、机构、器物大小、重量、材料与人工费用、制造时间等文字的漆器,反映了春秋战国以来手工业生产的“物勒工名”制度。这些漆器色彩亮丽、纹饰精美、工艺精湛,采用彩绘、金银镶嵌、螺钿等多种工艺,显示出西汉时期手工业的高超水平,再现了西汉时期高等级贵族的奢华生活,是西汉列侯“事死如事生”的典型标本。

三子漆奁

贴金片的漆方奁

漆盘

漆案

多子漆奁

“食官”漆耳杯

“绪银碗十枚”漆碗

孔子衣镜   尊孔崇儒

孔子衣镜

      刘贺墓主椁室西室出土了绘有孔子像并记录孔子生平及弟子情况的衣镜。孔子衣镜由三部分构成,镜掩(盖)、青铜镜和镜框。衣镜盖大部已残,正反面都保留部分文字;镜框背面中部为孔子及其五个弟子的图像,图像两侧为墨书记载该人物生平及言行的传记。

镜框背板拼合图

衣镜复原示意图

      刘贺墓出土衣镜上的孔子像是我国迄今发现最早的孔子画像,画像中的孔子头戴小冠,长须,着深色长袍,穿翘头履。刘贺自小生活在其封国昌邑,昌邑国在春秋战国为鲁地,儒学传统浓厚。结合墓中出土的简牍中大量儒家经典著作,以及文献记载刘贺的老师王式为西汉大儒,可知海昏侯刘贺本人深受儒家思想影响。在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尊孔崇儒已经成为了汉代贵族的时尚。也许,刘贺在被废除帝位之后,通过阅读儒家典籍,瞻仰衣镜上的孔子像,学习孔子在逆境中的修为,从而得到内心的平静。

孔子像

孔子生平

      此外,刘贺墓主椁室出土了青铜臼杵以及龙形玉饰,铜臼和铜杵配套使用,龙形玉饰为套在铜杵上的装饰。经检测,铜臼内的残留物为墨粒,可知这套铜臼杵曾用于研墨。同时,考古人员在主椁室西侧与孔子衣镜接近的地方发现了十几块残存的松烟墨,这是目前发现最早的松烟墨实物。透过这些文物,反映了刘贺绝非文献中描绘的粗犷少文的纨绔子弟,而是一位有着深厚文化修养的宗室贵族。

铜臼杵及龙形玉饰使用复原图

松烟墨

      古人信奉“视死如视生”,透过一件件文物,在幽冥的地下世界,刘贺生前奢侈、繁华的生活仿佛一直在继续。穿越时空遥想侯爷生活景象,重温刘贺悲剧的一生,发怀古之幽思,起兴亡之喟叹。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走近传奇刘贺。敬请关注第八期 ⑧身份揭秘!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赣ICP备 11006952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