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 讯

    本馆要闻
    最新公告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本馆要闻

故事来了—礼乐宴飨

      江西省博物馆官方微信公众号推出专栏【故事来了】,为您讲述南昌汉代海昏侯国出土文物背后的精彩故事。江西省博物馆官方微信期待您的关注!
     

2016.10.30 推出第四期:④礼乐宴飨

丰富的食材

精美多样的食具

分餐而食的习俗

编钟奏响

乐舞相伴

奢华的列侯宴飨

  侯国的一天恍若重现 

山东沂南东汉画像石上的礼乐宴飨场景

河南新密打虎亭东汉墓壁画上反映的贵族宴飨场景

      刘贺墓北藏椁出土了一整套乐器,包括两架编钟、一架编磬、琴、瑟、排箫、笙和三十六尊伎乐俑,形象再现了西汉列侯宴飨时的用乐景象,反映了汉代继承《周礼》中规定“诸侯轩悬”(诸侯三面,缺北面,形似车舆,称为“轩悬”),乐舞“六佾”(36人)的乐悬、舞列制度。

       在墓室藏椁东北部的酒具库与厨具库中,出土了大量与日常饮食宴飨有关的青铜器、漆木器等文物。从酿酒器、储酒器、盛酒器、饮酒器到各类饮食器具一应俱全。由此可见,宴飨在汉朝社会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这些饮食器具大多造型简约,纹饰简朴,注重实用功能,体现了鲜明的时代特色,同时表现出西汉王侯阶层流行的艺术风格、审美情趣。

乐器库出土情景

编钟、编磬

      中国古代乐器中的编钟和编磬构成“金石之乐”。编钟位于八音之首,其地位无与伦比。它不仅是乐器,也是重要的礼器,是宗庙或是宫廷举行盛大典礼、祭祀和宴飨时所用的乐器。

       刘贺墓出土了两架编钟、一架编磬。其中一架为钮钟,共14件;一架为甬钟,共10件;一架为我国迄今为止首次发现的铁质编磬。14件钮钟出土时仍整体悬挂于钟架之上,排列有序,经过专家精心修复后,钮钟上精美的错金装饰重现光彩,熠熠生辉。有5件甬钟的边口分别刻有“宫、商、角、徵、羽”字样,能发出对应的五声音阶,相当于西乐Do(宫)、Re(商)、Mi(角)、Sol(徵)、La(羽)。这些编钟在造型和纹饰上均具有西汉早期编钟的鲜明特征,形状为合瓦形,腔体矮胖、浑圆,均采用楔形的音梁结构。编磬经过套箱提取,目前正在进行实验室考古清理。同时,还出土了4件2组的青铜钟虡和2件1组的青铜磬虡(虡即支架)以及青铜套头、青铜钉等完整的钟、磬架配件。目前全国范围内有3座汉代诸侯王墓(广东广州南越王墓、山东济南洛庄汉墓、江苏盱眙大云山汉墓)出土了形制相同的编钟、编磬。有专家推断,曾经盛行于周代,作为等级和权力象征的编钟制度,在汉代已走向衰落,但在一些诸侯王国,可能还推行过一段时期具有复古色彩的礼乐制度。当您看到这组编钟,耳畔可曾响起雄浑的大汉之音!  

展厅中展出的青铜钮钟及配件

展厅中展出的青铜甬钟及配件

经过套箱提取的铁质编磬

江苏盱眙大云山汉墓出土的青铜编钟

  江苏盱眙大云山汉墓出土的琉璃编磬

二十五弦瑟

      瑟是一种与琴同样渊源极其古老的弦乐器,是中国原始的弹拨丝弦乐器,与擅长烘托庄严肃穆气氛的钟磬不同,常用于演奏旋律性强和比较快速的乐曲。刘贺墓出土的这件漆瑟上有朱书铭文“第一二十五弦瑟禁长二尺八寸高十寸昌邑十年六月甲子礼乐长臣乃始令史臣福瑟工臣成臣定造”,题记中详细记录了漆瑟的尺寸(长二尺八寸高十寸,约合长64.68、高16.17厘米)、制作年代(昌邑十年六月甲子:即汉昭帝始元三年,公元前85年,6月1日)、制作者的职务(礼乐长、令史、瑟工)及人名(乃始、福、成、定),清晰地显示为“二十五弦瑟”。

瑟出土情景及朱书铭文

四川大邑东汉画像砖上反映的汉代宴飨时弹瑟的场景


伎乐俑

        刘贺墓出土了36个伎乐木俑,目前正在实验室进行修复保护,此次未能展出。

酒具库文物出土情况

青铜蒸煮器

      由天锅、地锅和锅盖三部分组成,是此次出土的体量最大的一套文物,我们目前称它为蒸煮器。天锅状如圆桶,有双层腹壁,底部为菱形镂空箅子,并有两根龙首形流,出土时里面装满板栗、荸荠、菱角等果实,还有保存完好的五谷杂粮。这些是用来做什么的呢,有人说是酿制果酒的、有人说是蒸馏白酒的、有人说是做花露水的、还有说可能是炼丹炉,莫衷一是。这件蒸煮器出土地点是在酒器库中,这表示可能与酒有关,但准确的功能认定尚需进一步的探索考证。如果确定它为蒸馏酒具的话,将可定位为世界最早的蒸馏酒具,我国的白酒酿造史也将从元代提早到汉代。

青铜蒸煮器出土情况

天锅内发现的板栗

青铜簋

      青铜簋是商周时期的重要礼器,用于盛放黍稷稻粱等食物。到了汉代,其形制功能发生变化,逐步从礼器演变为实用器,可用于盛酒,西汉贵族宴飨时,用勺从簋中将酒舀入耳杯饮用。

  四川大邑东汉画像砖上反映的汉代宴飨场景中青铜簋的使用


青铜尊

盛酒器。西汉贵族宴飨时,青铜尊用以盛酒,用勺从尊中将酒舀入耳杯饮用。

成都羊子山东汉画像砖上反映的汉代宴飨场景中青铜尊的使用


青铜盉

         温酒器。盉内装酒,放在碳炉上温热饮用。鸟喙状壶嘴是活动的,倒酒时鸟喙张开,放平时鸟喙盖上,设计精巧,实用性与艺术性高度统一。

瓷壶、青铜壶

       刘贺墓中出土的大量青铜壶和瓷壶,是西汉时期盛行的盛酒器。

厨具库文物出土情况

青铜温鼎

         这件青铜温鼎为我国首次发现,类似火锅形状,上端肚大口小,便于盖上盖子,下端连接着一个炭盘,有使用过的痕迹,炭盆里有炭迹,锅内还有板栗等残留物。有人称它为火锅,但炭盘所能承载的炭量很难将食物直接煮熟,有可能是将已经煮熟的食物放入仅作保温使用,功能尚需进一步考证。

“昌邑食官”青铜鋗

展厅中展出的4件昌邑食官鋗

带有“食官”铭文的漆耳杯


“昌邑籍田”青铜鼎

       籍田是我国古代农耕社会的一种吉礼。开春时天子率诸侯亲耕,象征一年农事的开始。籍田的意义主要是劝农,鼓励农耕。当然也在于提醒王公贵族,不耕不得其食的道理,不要忘了农业是立国安民的根本。“昌邑籍田鼎”就是昌邑王举行籍田仪式祭祀神农使用的礼器。它表明行籍田礼并不限于天子,诸侯王也要照办,所以昌邑王铸有行礼的籍田铜鼎。此次出土“昌邑籍田”铭文鼎为我国首次发现记载西汉时期诸侯王国 “籍田”礼仪的实物资料。


青铜鼎

      鼎,夏商时期最重要的礼器之一,是象征国家权力的“国之重器”, 到西汉时期,青铜鼎已经逐渐生活化,它作为礼器的作用逐渐在消失。刘贺墓中出土24个鼎,其中主椁室10个。有专家认为,汉代这些铜鼎主要是实用器,体现了墓主生前宴会的场景。


青铜染炉

      西汉时期,人们使用分餐制,一人一案,宴饮时一人一套餐具。染炉类似现代人使用的小型火锅,流行于西汉中晚期,是贵族时兴的食具,用炭火温热杯中调料,将肉食染味再食。刘贺墓目前一共发现了两套染炉,染炉从侧面反映了汉代贵族风雅的饮食生活,它是炊器与食器结合使用的一个成功例证。

刘贺的粮库 五谷杂粮出土情况

       此外,还有大量的漆制酒具和食具还在保护当中,此次未能展出。气势恢宏的用乐场景、形制多样的饮食用具形象再现了西汉列侯宴飨的盛大场面,让我们得以了解那个时代贵族阶层的礼乐制度和重食风尚。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赣ICP备 11006952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