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 讯

    本馆要闻
    最新公告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本馆要闻

故事来了—“大刘记印”玉印

      江西省博物馆官方微信公众号推出专栏【故事来了】,为您讲述南昌汉代海昏侯国出土文物背后的精彩故事。江西省博物馆官方微信期待您的关注!
     

2016.11.6 第3期 “大刘记印”玉印

 

      西汉时玺印等级制度完备,大小形状都有标准,对印纽的雕刻更是明文规定。汉代应劭《汉官仪》中记述:“诸侯王,黄金玺,橐纽;列侯,金印,龟纽;丞相、太尉与三公前后左右将军,金印,龟纽;二千石,银印,龟纽;千石以下,铜印,鼻纽;诸侯二品以上,金章,紫绶,龟纽、豹纽或貔纽;三品,银章,青绶,龟纽或熊纽、罴纽、羔纽、鹿纽;四品,银印,青绶,珪纽、兔纽;其他铜印,环纽。国有定制,不能私易之也。”列侯官印的规制是金印,龟纽。龟,抱甲负文,随时蛰藏,以示臣道,功成而退。私印的规制多追从官印。       

      刘贺墓的主椁室中发现一枚“大刘记印”玉印,龟纽,具有典型的玉质汉印风格,阴刻线条,遒劲有力,圆润精美,给人以平正大方,雍容典雅的印象,无疑是汉印中的精品。

      这枚玉印的印文为“大刘记印”,究竟有着怎样的含义呢?“刘”为汉代时的国姓,“大刘”只有汉室宗亲才配享用,无疑,这是一枚皇族印记,体现的是皇室身份。

《汉书•武五子传》有关刘贺被废后相关待遇的记载

       《汉书·武五子传》中记载,刘贺受封皇帝27天被废黜,贬回昌邑,朝廷赐予汤沐邑2000户,而且他此前为昌邑王时所拥有的财产仍然归其所有。汤沐邑,是一种食邑制度,受封者在其封邑内没有统治权利,只给食禄,即征敛封邑内民户赋税。汤沐邑是皇族宗室、贵妇们的一种经济特权,这种食邑特权的获得,是因亲而不是因功。

《汉书•武五子传》有关刘贺被废后处境的记载

     

山东巨野昌邑故城城址

      公元前74年—公元前64年,是刘贺18岁到28岁,被废黜帝位之后回到山阳郡(朝廷宣布废除昌邑国,将原昌邑国改为山阳郡)的10年,从《汉书·武五子传》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刘贺回到山阳郡之后,被监视居住,失去了自由,实质上就是被软禁在家的情境。山阳太守张敞上奏朝廷说:“故昌邑王住在原先的昌邑王宫内,宫中有奴婢一百八十三人,大门紧闭,开着小门,只有一个守规矩的差役领取钱物到街上采买,每天早上送一趟食物进去,除此之外其他任何人不得出入。另外有一名督盗官员负责巡查,察看往来之人。用故王府的钱雇人为兵,列队警戒防备盗贼,以保护宫中安全。”这段时期的刘贺没有了帝位,没有了王位,没有封侯,没有任何的政治身份。但是,仍享有王家待遇,依然拥有原来当昌邑王时的财物,以及朝廷赐予的2000户汤沐邑。所以,此时的他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平民。虽然非王、非帝、非侯、非平民。但是,他还有一重身份,那就是皇室宗亲,这是任何人都剥夺不了的,也是刘贺此刻唯一的骄傲。

      这枚“大刘记印”玉印所体现的皇族身份与刘贺这段时间的仅存身份不谋而合,它们之间是否存在必然的联系,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此外,刘贺墓中还有一件器物上刻有“大刘”的字样,是一组砝码中最大的一枚,刻有“大刘一斤”,或许它们一起承载着刘贺最悲哀的一段记忆。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赣ICP备 11006952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