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

    基本陈列
    专题展览
    临展回顾
    新展预告
    特展交流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临展回顾

千 年 雷 峰 塔

        西子湖畔,夕照山巅,雷峰塔已静静矗立千年。千年时光流转,人们已渐渐淡忘了它的来历,而“白娘子与许仙”这首凄美的爱情绝唱却令它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雷峰塔,是五代时期吴越国(公元923—978年)最后一位国王钱俶,为供奉佛祖释迦牟尼真身舍利“佛螺髻发”而专门修建的佛塔。1924年9月25日,久经风霜的雷峰塔轰然倒塌,直到千禧年初,一场历时两年的考古发掘才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把一段五代吴越崇佛的历史清晰地再现在人们面前。
        杭州雷峰塔的重要考古发现,以及金华万佛塔、平阳宝胜寺塔、东阳中兴寺塔等吴越时期诸多佛塔的考古收获,构成了浙江地区独具时代和地域特色的佛教艺术宝库。此次我们与浙江省博物馆合作推出的这个展览,遴选出雷峰塔及部分浙江出土的吴越国佛教文物93件(套),它将伴随着我们一起走进千年雷峰塔,走进神圣的佛教艺术世界。

第一单元    吴越崇佛


        吴越国(公元923—978年)是五代十国时期偏安东南沿海的一个地方小政权,建都杭州。钱氏三代五帝均笃信佛教,末代国王钱俶(chù)更是奉佛至诚。为保国泰民安,在他统治期间,建寺起塔,开龛造像,刻经造幢,礼遇高僧,遣使高丽、日本寻求佛籍,复兴天台宗;在首府杭州留下许多重要佛教遗迹,如灵隐寺、净慈寺、六和塔、保俶塔、闸口白塔、梵天寺等寺塔经幢,烟霞洞、石屋洞、慈云岭、天龙寺、飞来峰等窟龛造像。久负盛名的雷峰塔便是钱俶崇佛的集中体现。

 

唐五代·铜观音菩萨坐像

 
唐五代·铜七佛像
五代吴越·刻本《佛说观天无量寿佛经》
五代吴越·墨书《妙法莲华经》
 
五代吴越·陶制坐佛像
 
五代吴越·陶制坐佛像
 
五代吴越·陶制坐佛像
 
五代吴越·陶制坐佛像
 
五代吴越·钱弘俶21岁银简
钱俶党政时吴越国疆域图
 
        钱俶(公元929—988年),原名钱弘俶,字文德,吴越开国君主钱镠之孙,公元948年,继位吴越国王。公元960年,宋太祖赵匡胤禅周建宋,钱弘俶为避其父赵弘殷讳,去“弘”字改称钱俶。公元978年初,钱俶赴东京(今河南开封)朝觐宋太宗,五月被迫纳土献地,改封为“淮海国王”。从此羁留北土,未得南归,六十岁薨于河南邓州,被追封“秦国王”,谥“忠懿王”。 “葬于河南府洛阳县贤相乡陶公里”之北邙山。
钱俶肖像

第二单元    地宫探秘


        公元972年,吴越国王钱俶为供奉佛祖释迦牟尼“佛螺髻发”舍利开始兴建雷峰塔,五年后竣工,命名“皇妃”塔,又名西关砖塔。修塔之时,吴越王室及上层信众纳宝献珍,金玉法宝纷纷奉藏其中。然而塔成后仅一年,吴越国就国破王灭,纳土归宋。宋宣和、明嘉靖年间,雷峰塔两度遭遇火焚,灾后古塔仅剩砖砌塔身,一派苍凉,最终于1924年轰然倒地。
        2000至2001两年间,考古工作者对雷峰塔遗址及地宫进行了科学的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五代时期珍贵的佛教文物。两座纯银阿育王塔璀璨庄严,鎏金铜释迦牟尼佛说法像形神俱佳,玉善财童子活泼坚定,七宝供品数不胜数……它们展现着一代国君钱俶虔诚的向佛之心,更代表了吴越国金银器、玉器、铜器制作的工艺水平。

 
出土场景
 
雷峰塔遗址及地宫发掘场景
民国·刻本《宝箧印陀罗尼经》

塔身四面佛本生故事画面

萨埵太子舍身饲虎
佛陀过去生为一印度太子时,同兄出游,见一母虎与七幼虎饥饿耗弱,奄奄一息,遂刺身出血,舍命喂虎。画面表现舍身饲虎的场景。

月光王施首
佛陀过去生为月光王时,乐善好施,他国国王派遣劳度叉前往乞月光王之首,月光王欣然应允。画面表现月光王布施首级的场景。

快目王舍眼
佛陀过去生为快目王时,以眼施予盲婆罗门,并誓愿未来成佛时令此婆罗门得慧眼。画面表现持针刺眼的情节。

尸毗王割肉贸鸽
佛陀过去生为尸毗王,为救护被鹰追逐的鸽子,乃以血肉之躯换取鸽子的生命。画面表现尸毗王割肉救鸽的场景。

 
 

唐五代·鎏金铜弥勒佛坐像

 

唐五代·鎏金铜观音菩萨立像

        此像磨光肉髻,面部五官细线刻,身着圆领通肩袈裟,右手施无畏印,左手抚膝,倚坐于仰覆莲座上。仰覆莲皆成圆包状,其上线刻莲叶,覆莲出莲枝托仰莲。莲座下为镂空壸门方床。像后有锯齿状火焰纹桃形头光,头两侧镂空。

 

        此像头挽高髻,上身袒露,颈挂项圈,下着贴体长裙。左手上举执拂尘,右手下垂提净瓶,跣足立于圆包状莲座上。莲座下连铸镂空壸门方床,壸门为尖拱形。桃形头光。

 

唐五代·鎏金铜释迦牟尼佛说法像


        造像高肉髻,螺发。面相方圆,眉目修长,双目微睁,眉间有白毫,双耳垂肩,颈部饰三道蚕纹。身穿双领下垂袈裟,下摆披覆莲座上,内着僧祇支,帛带于胸前横系打结。左手抚膝,右手施说法印,结跏趺坐于双层莲瓣包围的莲台上。莲座下有盘龙柱及镂空壸门双层须弥座、方床。盘龙绕柱而上,托举莲花座,柱嵌插在须弥座上。须弥座每层侧面各开两个火焰式壸门。方床正面开三个火焰式壸门,侧面各开两个火焰式壸门。方床上前部两端各有插孔,原有插件已无。像身后是镂空火焰纹大背光,头光为圆轮状,身两侧镂空。龙在佛教中是护持佛法的善神,为天龙八部之一。静谧的佛、张扬的龙、升腾的烈焰,三者的精妙组合成就了一件艺术佳作。

 

 
唐五代·石罗汉头像
 
唐五代·石菩萨头像
 

唐五代·玉善财童子立像


        立像以青白玉雕琢而成,具有良好的透光性能,表面抛光度极高。童子丹凤眼,羽状眉,大鼻小嘴,环耳,身着广袖宽衣,手腕刻划缠臂金,腰间系带,双手插于腰间,站立在飘浮的如意云彩之上,向下张望,衣衫随风飘逸。一副怡然自得、天真自信之态,形象地表现了善财童子为求正果,跋山涉水遍访名师的不寻常经历。云下有榫,竖插于“九山八海”题材的方形底座上。《华严经》记载,善财童子出生时,家中自然涌现许多珍奇财宝,因此得名。而他却看破红尘,视财产如粪土,终修道为菩萨。

 
五代吴越·“天”字藏经砖
 
五代吴越·凤鸟石刻
 
五代吴越·“千秋万岁”铭鎏金银垫
 
五代吴越·“千秋万岁”铭鎏金银盒
 
天宫出土银阿育王塔修复前
 
五代吴越·鎏金纯银阿育王塔

        银塔原来安放在雷峰塔天宫内,雷峰塔倒塌时被严重压扁,经修复完整。由基座、塔身、山花蕉叶、塔刹四部分组成,每个部分捶揲成型,整体接合。塔座的每侧以菩提树、禅定小佛像4尊相间作装饰。塔身方形,四面镂刻佛本生故事画面四幅,四角各有一只金翅鸟。塔身四角的山花蕉叶,正面捶揲反映佛祖一生事迹的佛传故事画面,共16幅,背面捶揲佛坐禅、说法等形象。塔刹由刹杆、五重相轮和顶部的摩尼宝珠等构成,塔刹的底座装饰12朵覆莲。塔内供奉金舍利瓶。

 
五代吴越·金舍利瓶
 
五代吴越·铁舍利函
        舍利瓶为纯金打造而成。呈葫芦状,喇叭口,长颈,圆肩,鼓腹,平底。瓶身上覆钵形盖。表面錾刻莲瓣、花卉等图案。瓶内盛十一枚影骨舍利。影骨舍利为真身舍利的替代品,有影供、影护之意。佛教界认为,影骨与灵骨是不一不异的关系, “影骨非一亦非异,了如一月映三江。”
 
   铁函由底板和覆盖其上的铁罩两部分组成。铁罩方形,盝顶,底板为双层须弥座。铁罩和底板的须弥座上各有小圆孔8个,上下对应,中间用铁轴穿连。铁函虽貌不惊人,但地宫文物的精华部分多出自铁函内,特别是雷峰塔奉安的“佛螺髻发”就是从铁函中出世,以金棺银塔的最高规格瘗藏在鎏金纯银阿育王塔内。
 

五代吴越·鎏金银圆形镂空饰件


        用圆形银片捶揲而成,正中镂刻展翅作依偎状的两只鸳鸯,四周镂刻莲叶、苞蕾,枝茎缠绕,周边为一圈连珠纹。出土时因其粘贴于鎏金铜释迦牟尼佛说法像的背后的地宫墙壁上,其性质应为象征佛教装饰的“庄严”。

 
五代吴越·小石塔
 
唐·双鸾葵花镜
 
五代吴越·鹦鹉纹鎏金银腰带
 
在地宫中的铁函

第三单元    宝塔涌出


        佛教故事中,古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为弘扬佛法,先后兴建了八万四千座塔,以供奉释迦牟尼的真身舍利。吴越国王钱俶仿效阿育王的造塔传统,相隔十年两次各铸八万四千宝塔,并刻藏佛教经典《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八万四千卷,以示虔诚。吴越民间纷纷仿效,形成颇具地域特色的文化现象。如今浙江境内外吴越时期阿育王塔不断发现,正是这一史实的生动印证。

 
吴越国境内宝塔涌出图
 
阿育王塔结构示意图
 
东阳大塔
 
五代吴越·铜阿育王塔
 
五代吴越·铜阿育王塔
 
五代吴越·铜阿育王塔
 
五代吴越·铜阿育王塔
 
五代吴越·铜阿育王塔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赣ICP备 11006952号-1 -